中國時報【林欣誼╱台北報導】

外省退役軍人結識了南方小鎮的代課老師,匆促締結婚姻──戰後初期台灣有太多這樣的時代故事,在長篇小說《黃昏的故鄉》中,阮慶岳不僅藉這兩個小人物勾勒那個年代的氛圍,也寓言式呈現他作品永遠的核心:人存在的孤寂與救贖。

暌違9年 鄉土味濃

阮慶岳著有「東湖三部曲」《林秀子一家》、《凱旋高歌》、《蒼人奔鹿》與《秀雲》等小說,這次暌違9年才推出新作,昨(23日)與作家陳雨航、楊佳嫻對談。《黃昏的故鄉》書名借自文夏的名歌,「鄉土」意味濃厚,阮慶岳坦言,十歲以前在屏東潮州成長的記憶,在這幾年越發強烈,這本書確實有回首童年之意。

但不同於書中省籍結合的夫妻,阮慶岳的父母都是外省人,他回憶幼時生活在都是本省同學的屏東,上台北後進入一間外省小學,卻因南部口音被視為本省人,「我一直自覺是『進不去的人』,族群成了我揮之不去的一件事。」

作品核心 孤寂與救贖

阮慶岳常被視為前輩作家七等生的後繼者,楊佳嫻提到他小說語言刻意扭曲的文法,形成閱讀的「顛簸感」和詩意,類似七等生,阮慶岳自認:「七等生對文學的使命感與效忠態度,才是影響我最大的。」

承襲自七等生,《黃昏的故鄉》最終處理的是人的孤寂,與救贖的可能;小說前半為寫實筆調,後半文風轉而抽象非現實,藉由兒子角色「唯虛」的大段獨白,讓人間與神啟、虛幻與真實交融,呈現阮慶岳特有的冷冽與內省。

車貸繳不出來要賣車 承襲七等生 寫實抽象

阮慶岳表示,這次他已放棄宗教、而透過唯虛這個「純善」的角色代表救贖;相較於書中母親代表「台灣之母」的堅強形象,書寫唯虛很挑戰,「他對我來說就像賈寶玉、或是《卡拉馬助夫的兄弟們》中的小兒子,毫無邪念,但我寫起來很沒把握,因為他無法從故事性支撐,是個形而上的抽象角色。」

唯虛代表一種天生的純善,「就像原子一般投到這個世界,承載所有的痛苦與學生機車優惠 貸款換算 不幸,帶來可能與希望。」誠如七等生善於在現實與幻想中轉換,阮慶岳把自己的筆法稱為「寫實抽象」,在寫實的基底中,轉到抽象的救贖意象,「這是我意圖往七等生方向去的一次嘗試,成果如何,我不知道。」

陳雨航以「角色飛起來」形容阮慶岳的寫實抽象,稱讚他「代表台灣小說中被忽略的類型,而這個類型只有他一人獨家。」

出國留學助學貸款 目前房貸利率 苗栗銀行貸款條件 大台北二胎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教你怎麼貸款

fhkh3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